屯門翟度翟

屯門翟度翟

屯門翟度翟 - 屯門翟度翟 垂死的墟市


香港「屯門翟度翟」正垂死掙扎。近年政府一方面希望以墟市協助本土 經濟發展,來年更於天水圍營辦新墟市,讓屯門翟度翟區內居民自力更生;惟另方面,與泰國「翟度翟」市場經營模式極為相似


屯 門翟度翟 - 屯門翟度翟 垂死的墟市





位於屯門有10多年歷史的一個私營跳蚤市場屯門翟度翟,卻在政府收地下「愈閹愈細」,人流一落千丈,一 度貼出告示指將於12月底結業,幸在檔主及熟客一再要求下,場主才改變初衷,繼續做下去,不過場主坦言,屯門翟度翟已「蝕住做」,捱得一日得一日。


有議員指,政策令墟市發展停滯不前,甚至陸續停辦,除令市民少一個掃貨好去處,檔主也慘被打爛飯碗。


「物是人非。海邊燒烤場已消失無蹤,屯門翟度翟小 部分攤位已無開檔,攤位有點凌亂。但各攤主仍十分親切,也淘到超便宜的寶貝。」一句網民的遊後感,道盡屯門小欖樂安排跳蚤市場的可貴與唏噓。 記者昨日走 訪,發現市場雖位處偏遠,但人頭湧湧。大人圍着玩具及服裝攤檔「掃平貨」,小朋友則忙着「撈金魚」、「彈珠機」等遊戲,熱鬧得毫不像垂死的墟 市。


屯 門翟度翟 - 屯門翟度翟 垂死的墟市


可惜風光背後卻暗藏淒清。近月屯門翟度翟場主黎瑞明貼出告示,指經去年花園街大火災後,消 防處巡查全港排檔,發現該市場內攤檔殘舊及消防措施不足,他決定於十二月底結業,所有攤檔來年勢要搬走,「想搞大,但突然話唔續約又話收地點 算?政府唔支持,幾落力都冇用。」黎直言,屯門翟度翟攤檔殘舊及消防只是結業表因。政府多次收地,規模 縮小令市場難捱下去,「○九年為咗高鐵回收咗燒烤場塊地,當時點反對政府都唔理。個場細自然就吸引唔到人嚟行啦!」


屯 門翟度翟 - 屯門翟度翟 垂死的墟市


黎續指,屯門翟度翟該 市場一直以短期租約向政府租地,要按季續期「吊命」,看不清前景,檔戶亦意興闌珊,萌生結業念頭,「唔好話要政府支持,想喺路口整個路牌等人 識行入嚟都唔 得,建議啲小巴假日兜入嚟又話唔畀。」政府無情,熟客卻有情,在熟客一再要求下,黎終改變十二月結業的決定,決定繼續營辦屯門翟度翟,「都唔知之後會點,但大家都咁團結想繼續做,惟 有見步行步。」


屯門翟度翟墟 市不大,卻有其價值。有家住天水圍的家長表示,帶孩子來買玩具是假期「指定動作」,「自己收入唔多,買唔到咩玩具畀小朋友,呢度十幾蚊一個公 仔,出面一定 買唔到。」熟客關太亦指,市集一直是附近市民假日掃貨的好地方,會定期駕車來尋寶,「以前呢度大好多,又有燒烤場,比依家熱鬧好多。除咗平, 仲有好多出口 貨辦,出面商場好少見。」


400檔執剩百檔

墟市受惠豈止顧客,就連檔主也可自力更生。 「呢度一千蚊月租,又儲到唔少客,薄有名氣,一做就十幾年。」早於○○年在該處經營雜貨貨辦生意的李氏夫婦,已在此落地生根。「最初只係賣吓鈕扣,後尾賣 埋玩具、衣服貨辦,依家仲會親手整布袋,愈賣愈多嘢。」李太原本在布廠打工,不過十多年前廠房搬往內地,她慶幸能轉做雜貨生意,轉眼十三年, 已投放不少心 血,「出面愈來愈貴租,好難做得住,如果呢度執埋都唔知點算。」


據了解,屯門翟度翟該市場於○○年由私人營辦,當年有燒烤場、高卡車 場,也有比現在面積大三分之二的墟市,曾有四百多個檔位營業,其後○三年及○九年歷經兩次收地,規模不斷萎縮,現時營業只剩下不足一百檔。


屯門翟度翟跳蚤市場檔主都係小市民,都係想搵兩餐,政府可以 幫吓佢哋。」屯門區議員嚴天生認為跳蚤市場有助推動屯門區經濟,可以與附近黃金海岸及舊海水化淡廠等景點形成「一條龍」景點,促進屯門區旅遊 發展。


屯門地政處回覆指,上址以市值租金公開招標作市場用途,而政府正考慮將該土地轉為住宅用途。


屯門翟度翟

Blog Archive

widgets.amung.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