窮中產

窮中產

窮中產表面風光 - 窮中產


你是「Squeezed Middle」(受壓搾的中產)嗎?中產是生活較富裕的一群,但風光背後,也承受沉重經濟壓力,交稅多、福利少。有立法會議員昨提出「幫助中產」議案,中 產的苦水,政府聽到但又可以幫到嗎?


窮 中產


何謂中產?定義標準眾多,可以收入劃分,又或以職位層級區分,也有學者指,中產可以只是一種主觀感覺,對生活質素、文化修養等關注的人,若 自認為中產也無不可。





不過,大部分人均認同,中產屬收入中上的一群,不算得上最富裕,但至少有一定資產及積蓄,可追求較高的生活質素,但亦是交稅的中堅分子,惟 交稅多的同時,福利卻少。


中產本來代表生活向上流的一個夢,但近年中產下流,中產夢已不再美好。英國工黨黨魁Edward Miliband於2010年9月,最先提出Squeezed Middle(被壓迫中產)一詞,用來形容稅務負擔最重,但又最沒有辦法減輕負擔的中產苦況。


2011年,《牛津英文字典》更把Squeezed Middle選為年度詞彙,指是受到通貨膨脹、薪金凍結、削減公共開支影響特別嚴重的社會階層。


去 年11月英國《每日郵報》針對Squeezed Middle大幅報道,指1986年至2011年,全國月入最低的1%人口,薪金增長70%,全國月入最高1%人,薪金增長117%,反而代表中產的全國 月入中位數群組,增長只有62%,薪金升幅落後,生活質素被迫下滑。有英國機構曾向一批平均年薪約31.5萬港元的中產家庭進行調查,結果發 現45%受訪 家庭表示沒有餘錢去旅行、40%沒錢更換破舊傢俬。


中產變窮中產,當地超級市場TESCO老闆Richard Brasher前年更指全國80%人都是受壓搾的中產,遂將3,000樣生活必需品如麵包、生果、芝士等,減價10%至30%,聲言要出手協助減輕中產的 負擔。


薪金追不上開支 難逃貴租


本港的中產又如何?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數據,若把全港有經濟活動住戶每月家庭收入中位數分十等分組,月入逾2萬元以上的家庭住戶,收入 在扣除通脹後仍較01年有3.3%至7.2%的增長,只有屬第五等分組由22,050元下跌至2.2萬元。


不過,本港中產的困苦,在於薪金有升幅,卻不及生活開支負擔增長快,例如租金,眼看政府近年「派糖」,公屋一次又一次免租,但香港的中產卻 甚少可逃得過捱貴租、供貴樓。


據 差餉物業估價署,全港租金指數由01年11月的91.3,升至去年11月的150.9,升幅高達65%,就算已置業的中產,去年第三季的供樓 負擔比率,亦 已增加至50%,負擔沉重,無怪乎有中產在網上大吐苦水時自嘲為「月光中產」。中產階級是社會支柱,但近年面對經濟及下流壓力,又怎不變成 「憤怒中產」, 動搖社會的穩定?


立法會昨辯論「幫助中產」議案,多名議員提出建議,要求港府在財政預算案減輕中產負擔,議案最終獲通過,雖屬於無約束力動議,但針對中產最 關心的住屋、子女、醫療等問題,當中不少建議其實也有可取之處:


租私樓設免稅額 可有幫助?


例 如設租住私人樓宇免稅額,以及將居所貸款利息扣稅期延長至供款期滿,雖然港府早前把居屋家庭入息上限增至4萬元,但名額有限,若可紓緩租金及 供樓負擔,受 惠中產將更多。另外,針對中產多有購買醫療保險而建議的醫療保險供款扣稅額,可鼓勵中產購醫保,又可減少對公共醫療體系的負荷。


現時本港生育率低,須要面對人口老化問題,有議員便建議港府增加子女免稅額及新生嬰兒免稅額。政府呼籲港人多生仔,不如對中產提供多一點 「利誘」?看看新加坡,把子女免稅額分級,每多生一名子女,免稅額便再增加,港府會否考慮?


早前嶺大調查香港人的快樂程度,結果發現月入3萬至4萬元的中產階級最不快樂,快樂指數從去年的74.1分急跌至66.9分。


施政報告後,市民大為失望,對於中產關注的房屋問題更是大失望,下月的財政預算案公布在即,中產可有期望財爺會交出一份令人笑得出的功課?

Blog Archive

widgets.amung.us